快速鏈結: 主頁 | 齊家家書 | 為母為師 | 逾越知音

平凡中的不平凡

何李麗珍

    每當有家長以教育程度低為不懂教孩子的理由,我的反應定是:「對不起,我母親也是盲字不懂一個!」

   母親在我心目中是個勇者、智者、覺者、忠信的僕人、一個充滿愛情的女人。

    母親十多歲時嫁予我父;一日,她回娘家探望婆婆時,發現她剛出世不久的弟弟已奄奄一息,大膽的母親竟不顧一切的把這垂死的嬰孩帶返家中,撫養長大。

    日治時期,母親靠買花生維生,她就是用餘下的花生碎煮粥,養活哥姐。

    我很清楚記得,我讀幼稚園時,母親執著我手,看著老師起的「字頭」,一筆一劃的依著上下左右,教我寫字。當兄弟姊妹圍在飯桌上做功課時,母親總是靜靜的在我們身邊熨衣服、摘菜等,做著些靜態的家務。她對我們毫無要求,但她令我們明白責之所在。在母親的身前背後,我們無一敢懶惰,因為她的勤奮為我們立下佳模。

    母親喜歡晨早四五點起床,為我們熬白粥做早點,她優質的生活習慣,亦影響我們的生活。直到現在,雖然兄弟姊妹已各自分家,但早睡早起,不遲到等,仍是我們的習慣;這優質的生活習慣令我賺取更多可運用的時間,使我的工作更具效能,生活更充實而有意義。

    記得我十歲時,母親對我說:「十歲啦,不要再給人打了!」自那天起,母親真的再沒有拿起籐條打我。一句這麼簡單的說話,意味深長,代表著她對孩子成長的一份信心與尊重,使我更懂得珍惜及愛護自己。母親的這句話,我亦用於我的學生身上,同樣見效。我這位從未受過教育的母親,她深明尊重之道。

    我的家人公認母親是一位與眾不同的女人,她從來不說是非。任何是非傳到她那裡,立即遏止。我們的家,由人丁單薄至我母離世前的四代同堂,一眾二三十人,永無是非,和睦共處,這也是我母的功業。「謠言止於智者」,我母就是一位這樣大智大慧的人。她時常用她的這種智慧及她和平的手法,解決及平息親友鄰舍間的問題及紛爭。

    我之領洗入教,其實是由一個非基督徒為我播下信仰的種子,她就是我母親。母親令我相信世上有偉大的愛,有那無條件的愛。

    回想結婚初期的一個中秋節,母親給我一封利是,說:「給思韻買燈籠玩,買盒餅回來給爸吃罷!」封內是一張五百元紙幣。母親從沒有私房錢,亦從不要我們給家用,但這封利是深深表達出她了解女兒結婚初期的處境,亦深深流露出母親那無條件的愛。 

    相信在七兄弟姊妹中,我是最強硬、最多病、最多事、最令母親擔憂和生氣的一個,但她卻是最諒解、最包容、最仁慈的母親。

   她忠於自己的丈夫,持家有道。我父創業的時候,母親就率領著我們,支持父親的業務,帶領著家庭闖過一關又一關。我老父願意相信耶穌,接受信仰;母親就立即把家中的一切神主牌安頓好,高高興興的去學道理領洗。 

    我母親雖然一句經文也背不出,劃十字也不懂,原來當時她已罹患老人痴呆症,但在她一生中她卻活出信仰。她那至死不渝、無條件的愛情,讓我看見天主。 

    在她在世的最後兩個星期,雖然她已是一垂死的老人,她一句說話也不懂說,但她的「行動」卻給予她的子女無限的愛情及平安。那夜,醫生宣告時間將至,恩神父替她傅油祈禱,她竟滿足地望著恩神父微笑,她安然地接納自己的一切,接受上主的安排。恩神父對我說:「今晚仍未是時候。」這位富生命力的老太太,在天主的恩寵下,支撐多一個星期,讓她的子女完全接受這個現實後,她以最漂亮的儀容,最安詳的狀態,熟睡於主懷中。 

    在醫生確認她的離世後,我和恩神父及家人一起繼續圍著她的睡床誦念玫瑰經。本是靜止了的心電圖再度活躍起來,本已顯示「0」的心跳數字,「15」,「32」一直升至「90」;我看到這現象,我的祈禱更是熱切,「萬福瑪利亞,你充滿聖寵,主與你同在,你在婦女中受讚頌」在讚頌天上的母親的同時,也是在讚頌自己的母親(母親的聖名是瑪利亞);感謝天主,母親滿有福氣,得蒙上主恩寵,天主必定與她同在,女人之中她亦應受讚美的。母親藉著機器說出她的最後一句話:信主的人將永遠不死,她只是安眠於主的懷中,她仍聽到我們的祈禱。

    天主,感謝你賜我們這位母親,一位平凡卻不平凡的女性,藉著她,我們獲得生命,一個肖似天主的生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