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速鏈結: 主頁 | 齊家家書 | 為母為師 | 逾越知音

我比他們幸福

何李麗珍

    某日,與妹妹走過小時候居房的舊址,懷緬小時候用爛席鋪在樓梯上,大的拖著席子,小的坐在席子上,隨著席子一頓一頓的滑下樓梯,屁股的赤痛痛和開心的嘻哈哈讓我憶起童年的歡樂與自由。

   四年級的我已帶著三名弟妹從油麻地跑到黃大仙,把他們送進學校後,自己再步行到老虎岩去上課。中學初期每日拿著母親給的四角錢就要安排早午兩餐;急急的放學,急急的吃午餐及做功課,急急的到工廠去上班,午三晚十一的工廠生活讓我賺來學費。後來,家庭小作業流行,穿膠花、穿珠飾、爲塑膠小玩意上顔色等也能爲家庭賺得不錯的收入,我家變成小工廠後,就不用上工廠去了。還記得年近歲晚的一天,拖著小弟弟,托著一火水罐,插滿用「水口」(即剩餘物料)串成的塑膠花,跑到街市叫賣。對於當時靈活調整價格和「走鬼」(避開警察追趕)的情況,現在談起來,我仍感到相當自豪。

   有所謂「人窮志不窮」,我的父母從沒有在我們面前怨窮怨命,他們只是不斷的老老實實工作,朴樸實實生活;我們也勤勤力力讀書,努努力力協助家中一切事務。勇於接受現實、刻苦耐勞、不卑不亢的精神就是這樣從小鍛煉出來的了。

   想今日的孩子:生活可以的,父母就事事爲他們安排妥掂;生活不太可以的,周邊的成年人就怨這怨那……是否「無」的人就是被人剝削,而「有」的人就不會被人剝削呢!

   我想今天的孩子,無論「有」的或「無」的也都處於嚴重被受剝削的情況;孩子們喜歡嘗試、喜歡冒險、喜歡創造、喜歡幻想、喜歡接觸大自然、喜歡玩水、喜歡吃東西、喜歡唱歌、喜歡學習、喜歡接近天主……可是今天,忙碌且滿有智慧的大人們就會以時興的思想行徑加諸于孩子身上,甚麽要「學」的都是用時間和金錢換來的;無錢就甚麽也沒了,這種思想從小就像貼紙般黏貼在每個孩子身上,試問這樣長大的孩子,如何能在所謂創意的社會中生存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