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速鏈結: 主頁 | 齊家家書 | 為母為師 | 逾越知音

我願聽,我願幫你

何李麗珍

那天早上,一回到學校,就發現三名五年級女生,躲在洗手間,像是秘密地計劃甚麼似的,其中一位的眼睛似是哭得紅腫。

「媽,今晚可否收留我的一位同學?」另一位在電話中說。

「哎呀!幹嗎大清早就密謀離家出走啊!」我心想。

於是帶著那傷心的女孩到訓輔室去,讓她安心坐下,然後溫柔地對她說:「發生了甚麼事,告訴我,我會聽,然後想辦法幫你,好嗎?」

「她罵我肥,我叫她送我到保良局去,她說要去妳自己去,我不會幫妳」孩子氣沖沖的吐出了這些話來。

我用了個多小時聆聽孩子的遭遇,又用了個多小時接見她的母親,背後的故事實在是可悲亦可喜。

女孩的父親曾四度有外遇,父母因此離異。母親帶著她到香港來,為了維持生計,母親做兩份工,每日工作十六小時。女孩一方面要適應香港的學習模式,一方面要學習孤單的生活。雖是母親在旁,見面的時候可能就是半夜夢醒,咋見睡在同一張床位罷!每日母親回來累得連話也不想說了,要說的都是負帶情緒的說話。(我想這也是許多香港孩子的生活模式罷!)就如那個晚上,母親回來見衣服沒有洗,女兒是躺臥床上,她便衝口而出:「一日唔『沃』,就肥到隻豬咁啦」她那明白那週是測驗週,女兒正在衝刺呢!

而發生事之前一個月,這對夫婦復婚了,女的原諒了男的不是,願意再度接納他。但在與女兒對罵的這週內,女兒不時聽到父母在電話中對罵,這一現象是她非常不想再看到的,她高興父母的復合,她怕

在了解整個故事後,我問女兒:「妳覺得母親偉大嗎?妳愛她嗎?」她含羞地點頭。我問母親:「女兒懂事嗎?生性嗎?」她也滿足地微笑。女孩依偎在母親的肩膀上,兩母女高興的離開了訓輔室。

我的訓輔室不是謾罵的地方,而是願意聆聽,建立互信,共謀對策之地。孩子哭著進來,要帶著微笑出去;憤憤不平進來,要帶著寬恕諒解出去。

「老師,你站在台上那威嚴的樣子我不大喜歡,但那次被你捉到我們在放學後四處遊蕩,你不但沒有懲治我們,還細心聆聽我們遊蕩的經歷,又教我們如何運用零用錢,所以我信你能幫助我們。」

「我願聽,我願幫你」是我在訓輔室開章明義的說話,就是這句說話,這一片真誠,令任何事變得簡單容易,連審案也很容易,大家都不用轉彎抹角,我知道有時孩子說謊是大人「造就」出來的。接納、包容、信任、關懷這種種愛的傳遞是今日的孩子極之需要的教育。我愈來愈明白並嚮往聖方濟禱文的崇高理想。

「天主,使我作你和平的工具,在有仇恨的地方,讓我播種仁愛;在有殘害的地方,讓我播種寬恕;在有猜疑的地方,讓我播種信任;在有絕望的地方,讓我播種希望;在有黑暗的地方,讓我播種光明